全国人大代表洪杰:加快推进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落地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就业

作者:发布时间:2020-06-02浏览次数:13

2020年,疫情影响之下,我国的旅游产业、娱乐产业、零售产业、物流产业等现代服务业及与出口受阻的相关制造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这些产业的就业人员面临着失业再就业的风险。如何通过职业教育体系再造,实现稳就业,促进产业升级,实现中国制造2025的战略目标是当下的一项重要任务。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洪杰提及了关于加快推进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落地,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就业的话题。
突破职业教育政策落地
《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由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主持审议,并于2019年1月正式发布。方案提出,要把职业教育摆在教育改革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以促进就业和适应产业发展需求为导向,鼓励和支持社会各界特别是企业积极支持职业教育,着力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
今年,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指出 ,政府将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用于3500万人次以上的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高职院校)今年大规模扩招200万人。2019年4月4日,李克强总理在全国深化职业教育改革电视电话也指出,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是提升人力资源素质、稳定和扩大就业的现实需要,也是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强国的重要举措。
截至目前,我国职业教育虽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与国家战略、经济和社会发展对职业教育的要求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在整个教育事业中仍属于薄弱环节。社会上重普教、轻职教的问题突出,大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积极性不高,导致大部分传统职业院校在生源数量、教学质量、学员就业安置等方面仍存在较多问题。洪杰表示,如何突破职业教育政策落地难这个问题,仍是各级政府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职业教育政策落地难原因
“由于体制机制、社会环境等因素,职业教育政策的落地仍然存在一定的约束和束缚。”洪杰认为,职业教育政策落地难原因突出表现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全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地位认同度低,职业教育学校毕业后的学生社会地位相对低,造成好学生不愿意读职业教育学校;二是生源质量和师资质量不高,职业教育学校的教师待遇相对于普通高校的教师待遇和社会地位相对较低,导致职业院校的师资队伍质量不高;三是国家对新生代职业工种缺乏政策引领且职业证书的认证体系相对分散;四是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获得感不强,积极性不高;五是职业教育存在多头领导问题,协调机制未有效建立。
此外,洪杰还认为存在供需不匹配问题。职业教育教材和教学方法及专业设置相对老化,培养出来的学生不能满足企业和社会发展的现代化需求。消费升级、产业升级,需要一批现代服务业和智能制造业的能工巧匠来服务。如个性化定制服务中,需要大量经过严格专业培训能提供上门服务的各类匠人,包括家庭装修、维修服务等,这些领域缺乏相应的职业学校、培训教材、培训基地,基本上靠的是各个企业的内部培训;在智能制造方面,需要更多能操作智能设备的职业工匠,由于智能制造技术发展很快,现在的职业技术学校在师资和课程体系上很难跟上时代的步伐,也就难以提供这些领域的培训与教育。“因此,职业教育的供给侧改革是当务之急。”洪杰说。
加快国家职业教育改革方案落地
为加快推进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落地,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就业,洪杰建议,要加大职业教育宣传,提升当代技能型人才的社会地位和收入水平,引导更多有潜力的学生通过职业教育来实现人生梦想;要提升职业教育学校老师社会地位和收入水平,使之与一般的普通高校待遇相当,办得好的职业教育学校甚至超过普通高校待遇,从而吸引更多优秀教师加入职业教育,推动“双师型 ”教师制度的建设。
要引导行业龙头企业参与职业学校建设和产教融合。对龙头企业参与办职业学校的,帮助其申请中职和高职的学历教育资格,给予在税收、土地、职教人才引进(落户、子女教育、职称评定等)、政策性资金补贴等方面进行必要的扶持,依托企业推动产教融合。
要将社会分散的职业技能鉴定机构合并到当地几所职业教育学校,方便“1+X证制度”的落地,同时提升职业教育学校的收费收入,帮助其向市场化办学转型;建立教育部、人社部、工信部、财政部、发改委等相关部委的联席会议机制,共同出台更加协同的政策,指导地方政府各部门成立联席工作小组,出台确实可行的各地职业教育改革方案,加快推动国家职业教育改革方案的落地。
要加快推动国家职业大典工种体系和认证体系升级,将广大现代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新兴职业纳入职业大典,并组织头部企业制定职业标准,面向全社会发布从业资格管理办法,推动从业者必须持证上岗。对于有能力自建特定工种认证标准体系的企业,给予国家层面的知识产权和认证权利的认可和保护,以激励更多企业参与工种设计和教育认证体系的建设。在此基础上,推动传统职业教育向现代职业教育转型,实现供需匹配。

“在以上加快推动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能落地的基础上,大规模扩大高职院校招生规模,大量增加职工技能提升和培训,可以大大减轻这一、二年的就业压力。”洪杰代表说。

来源:新华网客户端